水泥发泡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水泥发泡板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老人砍伤儿子孙女跳楼自杀 记者采访却遭殴打明日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9:19:46 阅读: 来源:水泥发泡板厂家

老人砍伤儿子孙女跳楼自杀 记者采访却遭殴打

图片中的两名便衣男子抢记者相机,并打伤记者。本报记者 王苡萱 摄

实习记者任海宁颈部留下的伤痕。本报记者 王苡萱 摄

中国山东网讯 昨天中午,朝阳区垡头路附近一小区内,一名69岁老人持刀将儿子和11岁孙女砍伤后跳楼自杀。据知情者介绍,老人曾有过抑郁症状。目前,朝阳警方已介入调查。

在采访此事过程中,本报一名摄影记者和一名实习记者遭人殴打、抢夺相机,打人者被指是朝阳刑警重案队的便衣民警,但警方否认。

老汉从11层楼跳下

昨天下午,记者赶到事发小区,当时坠楼男子的尸体已经被抬走,警方封锁现场。

据该小区9层的一位住户称,昨天上午11点45分,他正在家里看电视,突然有重物砸到家里南侧阳台的护栏上,随后重物继续坠落,“我以为楼上有人往下扔东西,就趴窗户往外看,发现楼下躺着一个人,才意识到有人跳楼了”。

据现场目击者罗女士称,坠楼男子满头白发,上身穿灰白色短袖衬衫。据了解,坠楼男子家住小区334号1单元11层。

事发后不久,警察赶到现场。经过勘查后,警方将坠楼男子的尸体放入白色布袋运走。

居民们说,大约10多分钟后,120救护车也赶到现场,从老汉所居住的屋内将一名30多岁的男子和一名小女孩送上救护车,两人身上满是血迹,衣服都被浸透,男子不停呻吟,女孩则处于昏迷状态。两名伤者被送往朝阳医院。

昨天下午2点多,跳楼男子的多位亲属赶到现场。警方表示,为避免受刺激,年龄偏大的家属留在楼下,几名年轻些的家属随警方上楼了解情况。

跳楼前砍儿子孙女

在坠楼男子家,多名警察正在屋内勘查。记者注意到,南侧一间卧室的床单和地上满是血迹,客厅有一件被血浸透的小衣服,周围有一些带血的小脚印,从房门到电梯口也能看到血迹。“看着真让人心酸,从脚印可以看出来,小女孩在被伤害时,曾经逃跑和躲闪。”一位邻居称,屋内住着一家4口,一对年过六旬的老夫妻和他们的儿子及11岁的小孙女,老夫妻的儿子已经离婚多年。跳楼的正是该房间内69岁的男主人。

据一位知情者介绍,上午11点多,她突然听到小女孩的哭喊声。随后得知,房中69岁男子用菜刀将儿子和小孙女砍伤,之后爬上南侧阳台,从窗口跳下。中午12点,跳楼男子的老伴买菜回家,得知消息后差点晕厥,也被送到朝阳医院。

在现场的警察称,跳楼男子可能在卧室内将儿子砍伤,随后在客厅将孙女砍伤。

老汉曾有抑郁症状

一位知情者告诉记者,跳楼男子曾在一家工厂的保卫科工作。退休后,老人出现抑郁症状,晚上经常睡不着觉,还变得不爱说话。家属带他去安定医院看过,也多次劝导他看开点,多下楼遛弯散步。

一位居民称,事发前晚,曾在电梯内遇见跳楼老人,他神志清醒,没有任何异常,还笑着说:“明天是六一儿童节啦,小孙女放假,我决定带她去逛逛公园,她一直都想去。”居民说,跳楼的老人常蹬着自行车在小区周围遛弯,见人就打招呼,很热情。在晚饭后,经常看到一家四口出来散步。家里的小女孩特别可爱,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。

据知情者说,跳楼老人的儿子因身体原因一直待业在家,靠低保生活,为人热情,对父母很孝顺。11岁的小女孩正在上小学,学习成绩非常好。因老伴身体不好,一般由跳楼老人照顾儿孙,并接送孙女上下学。

伤者没有生命危险

昨天下午3点,记者在朝阳医院看到,跳楼男子的老伴躺在急诊室门口的病床上,全身哆嗦,一名家属在旁边握住她的手不停安慰,劝她吃点东西。据了解,跳楼男子的老伴到医院后一直不吃不喝,直到下午4点左右,她才在亲属的搀扶下下床走动,开口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。

下午5点左右,又有七八位亲朋赶到急诊室,在医院看护的家属流着泪将事情经过告诉大家,几位女士当场落泪,大家都很担心11岁女孩的状况,怕这件事情给她留下心理阴影。

记者从医院了解到,跳楼男子的儿子脖子后侧有两处刀伤,并出现轻微脑部溢血,手上一处筋腱被砍断,正在急诊室等待手术。11岁女孩后颈处有一处刀伤,没有生命危险,下午4点前已转入住院部病房。两名伤者神志都比较清醒,跳楼男子的儿子还反复询问母亲和女儿的情况,得知没事后才松口气。

目前,朝阳警方正在调查此事。

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王奕 于杰 实习记者 周凡帆

记者采访时鼻子被打出血

昨天下午2点半,本报摄影记者王苡萱(女)和实习记者任海宁在正常采访此事过程中,被两名男子拖拽殴打,致任海宁鼻子流血,脖子多处被勒青。记者曾听到现场民警称,打人者为重案队刑警。

事发时,王苡萱和任海宁在跳楼老人家的门口正常采访,当时门敞开着,警方在屋内勘查,并无警戒线。王苡萱拿出相机准备拍照,突然从房间内出来一名黑衣男子和一名穿浅蓝色短袖T恤的男子,黑衣男子喊道:“你们哪儿的?谁找你们来的?”王苡萱称:“我们是京华时报的记者。”对方道:“谁让你们来采访的?你们拍什么呢?赶紧走。”

王苡萱询问对方身份,并询问对方是否为警察,穿浅蓝色短袖T恤的男子称:“我不是警察,我是流氓。”王苡萱称,黑衣男子冲过来夺她的相机,并说:“你拍着我们的人了,你必须给删了。”王苡萱表示这是正常采访,对方没有要求删照片的权利,并紧抱着相机。任海宁上前阻拦,并让王苡萱先走,黑衣男子从后方勒住任海宁的脖子,任海宁的鼻子被对方手肘击打出血。穿浅蓝色短袖T恤的男子扳住任海宁的腿,试图将他摔倒在地。“当时这个过程,现场的多名警察目睹,一位穿着制服的女警察看了一眼后将门关上。”王苡萱称。

在黑衣男子勒住任海宁时,王苡萱曾上前劝阻,并与对方有肢体冲突。据任海宁称,当时他被对方勒住后,感觉呼吸困难,鼻子被对方用手肘重击了一下,“鼻子开始流血,我的手被另一个人箍住,他试图夺我的手机,我来不及擦流下来的血”。

事发后,记者拨打110报警。王苡萱称,她听到一名警察对出警的民警说,打人者是重案队的刑警。记者要求打人者出来对质,但两人一直待在事发房间内未出现。随后,王苡萱向警方督察反映此事,对方表示,记者可以先离开现场,他们调查核实后,会给记者一个答复。

昨天晚上,朝阳警方称打人者是居民。

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王奕 于杰 实习记者 周凡帆

方案策划

成都大型企业

成都演艺集团